大唐坑王:第十八章 出主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他三名残仆同样是一脸的期待。

    我估计,他的死期不远了!

    卢小闲语不惊人死不休,四名残仆惊愕不已,像被雷劈中一般,愣在了当场。

    李珣猛的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桀骜和不服。

    瞅着李珣这副表情,卢小闲冷哼一声,目光也同时变冷:你别不服气,我不是危言耸听,以你目前的所作所为,跟寻死没有什么两样!

    独腿老仆知道李珣的性子,怕李珣克制不住,冲撞了卢小闲,赶忙道:卢公子,恕我等愚钝,您能说的明白些吗?

    卢小闲指着李珣毫不客气道: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庐陵王是圣上的亲儿子,据我所知,他被流放至房州后,尚且低调行事,从不敢张扬。而你呢?行事嚣张跋扈,说话口不择言,哪像是个流放之人?当今圣上的霹雳手段,想必你也知晓,李氏子孙成千上万,她本就不放心,你这么做不是寻死是什么?

    卢小闲所说的庐陵王李显,是当今圣上武则天的第三子,弘道元年曾即位过皇帝。光宅元年,李显被武则天废为庐陵王,流放于房州。李显的身份可比李珣要尊贵的多,听了卢小闲的一番话,四名残仆脸色俱是一变。

    李珣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

    许王已被削去爵位,可苦水村却标新立异出了个许王府,这王是谁封的?难道你打算自立为王?

    李珣不由打了个寒战,卢小闲这话够毒,自立为王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事实上,李珣怀念以前在王府的日子,弄个牌子写了许王府挂在门前,只为留个念想,哪会想那么多。可卢小闲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若有真人拿此事做文章

    李珣不敢往下想了。

    李珣心虚了,可卢小闲却没打算就此放过他:还有,我听说你经常带着流人和当地的土著寻衅斗狠,可有此事?

    卢小闲此刻所说的,是与刘里正闲聊时听来的。岭南本就是荒僻之地,随着流放之人越来越多,他们想要生存,势必要占据当地人的资源。苦水村也不例外,流人与土著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刘里正时常为此事而头疼。

    李珣梗着脖子辩解道:都是他们先挑起事的,我们若忍气吞声,今后还怎么活?

    不作死就不会死!卢小闲用怜悯的目光瞅着李珣,像瞅着一只濒死的羔羊,与土著争斗没问题,其他任何人挑头也都没问题,可偏偏你就不行!若让圣上知道你李珣振臂一挥,流人都愿意追随你,最终是什么结果,自己慢慢去想吧

    听了卢小闲的话,一桌子人都没有了声音,个个脸色变的极其难看。

    卢小闲不再说话,夹了一口菜,细嚼慢咽起来。嚼完了,又悠闲的端起一杯酒,有滋有味的品了起来。

    良久,独腿老仆先回过神来,一脸愧色哽咽道:卢公子一席话惊醒梦中人,这都是我们的错,平日没有尽心规劝主人,差点酿成大错。真若如此,我等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哪还有脸去见老主人!

    卢小闲瞅了一眼李珣,没有说话。

    敢问卢公子!独腿老仆小心翼翼的问,如若今后我家主人低调行事,闭门不出,将来可否有复出回归之日?

    卢小闲皱了皱眉头,自己今日的话实在太多了。

    缺德鬼曾经告诫过卢小闲,言多必失,尤其在陌生人面前,更要提防。

    想到这里,卢小闲笑了笑:您老人家当我是神仙了,我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呢?

    独腿老仆还要再问,卢小闲却抢先道:感谢诸位的盛情款待,卢某告辞了!

    说罢,卢小闲起身向众人一抱拳,径自而去,只留下一干人等面面相觑。

    在回去的路上,卢小闲回想着刚才的事情:李珣出身于皇室,文武双全,按理说,他的人生应该更加绚烂。但世事难料,因为武则天的称帝,他显赫的身份反倒成了牵绊。

    卢小闲说的那些话,倒不是信口胡诌,而是深思熟虑过的。至于李珣能不能听进去,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卢公子,请留步!正在沉思的卢小闲,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

    卢小闲回身一看,独腿老仆正急急向自己追来。他没用拐杖助力,就一条腿那么往前蹦着,身体的重量砸在地上砰砰作响。

    到了近前,独腿老仆递过一个包袱,对卢小闲说:卢公子,这里有纹银二十两,是我家主人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卢小闲眉头一挑,正要拒绝,却听独腿老仆又说:按理说,我家主人应该亲自来的,但您知道,他一时,所以我代主人来向卢公子致谢,请您一定收下!

    卢小闲知道独腿老仆的性子,自己若不收,他指不定又要下跪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卢小闲接过包袱,微微一笑道,无功不受禄,刚才您问的话,我就说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