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西风东渐:第一百九十七章 集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年,往事了。

谯恒垂下了眼眸,似乎看到这个被自己救下的人时,也并没有产生什么多余的情绪。

似乎曾经作为主角的他现在只是一个匆匆路过的过客而已,好像这些和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洛坞的脸上有些悲凉,自己的救命恩人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算太好。

衰老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谯恒的生活如此的艰难显然有着一些衰老之外的原因。

他的精神一点也不好,这样的生活状态也实在称不上有自尊的样子。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谯恒的身影和洛坞记忆中父亲的身影竟然有了那么一点的重叠。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况几乎就和洛坞的父亲没有多大的区别。

灵穹之战中的受害者可不只一个两个那么稀少,洛坞的父亲,曾经的洛家家主,也在灵穹之战中身受重伤,他比谯恒幸运一些,没有遭受谯恒所受到的这样严重的折磨。

但是,他也同样没有那么幸运,最终洛坞父亲的生命伴随着剧烈的痛苦和悲哀终结了,单凭家族的力量也确实不够拯救一条伤逝的生命。

    洛坞很清楚谯恒的周围的存在的都是怎样的眼神,即使在这种高度严肃的集会中,周围也不乏有着这样的眼睛。

那种只有厌恶,只有嫌弃,只等待着你死去可以松一口气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代表着极恶的神态,一般来说也是很难见到的,也许真的只有在人的死前,才会看到周围这种深深隐藏着的不满与恶意。

    你的眼睛真漂亮。

在留下这样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洛坞父亲的生命都彻底的结束了。

在他死后,他的尸体就静静的躺在那里,家族中的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四处奔走着,每一个人都只想要找到那一份象征着家族未来,更是自己未来的绝笔书。

只有洛坞一个人静静的呆在那仍未僵硬的父亲的尸体旁,静静的呆了一天。

    其实绝笔书迟早是要被找到的,但是家族中的族人似乎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东西,好像稍稍迟上一时半刻,他们就会亏上什么东西一样。

但是,看一眼少一眼的,这个很快就要入土为安的人,却丝毫没有一点的关注,不仅没有关注,族人们好像还松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重担一样。

    最终,在姗姗来迟的下葬时,洛坞记得父亲的尸体已经有些明显气味了,他的身体也变得太过臃肿了,上面浮现出一种极其不健康的颜色,最后的殓服也几乎很难穿进去。

整个仪式也是草草了事,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在最后的绝笔中下放了大量的家族权力,恐怕连这个象征性的仪式都不会存在了。

    在父亲去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洛坞一直都没有理解父亲在死前说的那句话,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后能够得到这个洛家家主的位置。

但是很快,他就理解了父亲这句话的意思。

也许在整个家族中,只有他这个不算起眼的直系,才是唯一一个没有想着让这个病榻上的老弱病残早点死去的人。

    很快,那些眼神落在了他的身上,不一样的是,面对父亲,这些族人至少还有最后的一丝畏惧,但是面对洛坞,恐怕这些周围的眼神就不会再有丝毫的收敛了。

不过,在洛家各个派系间的族人也是纷争不断,洛坞不去争抢什么,也最多就是被讨厌而已,也暂时没有被伤害的意思。

    不过,他也最多就是展现一下悲凉的意思而已。

这个场面并不适合他显露出更多的情绪了,而且今天的重头戏似乎也要开始了。

    各位不要着急谯恒的声带显然也经过了某种特别的改造,但是发出的声音却显得无比的沙哑和干燥,实在是有些难听的意思。

只是在这样的身体状态下,能发出声音大概就算是奇迹了,所以也没有再去多做改造,毕竟每一次的身体变动都是对谯恒的一次折磨和伤害。

而以他的寿命和生命力来看,恐怕是经不起多少次的折腾了。

    这样齐全的召集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曾经这样的集会是为了天幕国的城立。

而这一次,恐怕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

连我这样只有半条命,不,半条命都没有的老顽固都找来了。

谯恒在很努力也很勉强的说着,他大概也能揣测出今天会是什么事情,也许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在想象,模拟,甚至规划的事情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