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之上可谓仙:第41章 利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杨樹自进厅后从未出过一句声,这时突然厉声问道:你识不识得曲如烟?他话声洪亮之极,这八个字吐出口来,人人耳中嗡嗡作响。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材本已魁梧奇伟,在各人眼中看来,似乎更突然高了尺许,显得威猛无比。

    向南山仍不置答,数千对眼光都集中在他脸上。各人都觉向南山说与不说,都是一样,他既然说不出来,便等于默认了。

    过了良久,向南山点头道:不错!曲如烟,我不但识得,而且我们还誓为知己。早已对天起誓,结为伴侣。

    霎时之间,大厅中嘈杂一片,众人纷纷议论。向南山这几句话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各人猜到他若非抵赖不认,也不过承认和这曲如烟曾有一面之缘,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魔教长老是他的结发伴侣。

    朱棣脸上露出了微笑,道:你自己承认了,那是再好不过了,大丈夫一人作事一身当。向南山,掌门师哥定下两条路,让你选择。

    向南山宛如没听到朱棣的说话,神色有些木然,又有些怅然,缓缓坐了下来,右手提起桌上的酒壶,斟了一杯,慢慢喝了下去。

    众人见他绸衫衣袖笔直下垂,不起半分波动,足见他定力之高,在这紧急关头居然仍能丝毫不动声色,那是胆色与修为两者俱臻上乘,方能如此,两者缺一不可,众人无不暗暗佩服。

    朱棣朗声又说道:掌门师兄言道:向宫主乃是修真界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一时误交妖邪,入了歧途,倘若能深自悔悟,我辈均是名门正道的好朋友,岂能不与人为善,给他一条自新之路?掌门师兄吩咐在下转告向师兄;你若选择这条路,限你一个月之内,杀了魔教长老曲如烟,提头来见,那么过往一概不究,今后大家仍是好朋友、好兄弟。

    众人均想:自古正邪势不两立,魔教的妖邪歹毒之人,和我们正道侠义之士,一见面就是打个你死我活,贾诩真人要刘正风杀了曲如烟自明心迹,那也不算是过分的要求。

    向南山认得此人是炎阳宗贾诩真人的师弟朱棣,修为也是神照后期。看眼前之势,今日炎阳宗是有备而来,对付自己的不仅仅是这些离合之境得弟子而已。而且还是高手尽出吧。

    祭桌既已被朱棣毁坏,退位归隐之举已经不可行了,眼前之事是尽力一战,还是暂且忍辱?

    霎时间,各种念头,如电一般在向南山心头转动起来。

    向南山心想:虽然炎阳宗是这东贺神州正派之首之一,但今日他们如此咄咄逼人,难道这里在坐的千余位修士,正道之人,不会挺身而出,说上一句公道话?

    当下拱手还礼,说道:朱师兄驾到,如何不来喝一杯茶水,却一直躲在屋顶,受那日晒之苦?炎阳宗多半另外尚有高手到来,一齐都请现身罢吧。单单对付向某,朱师兄一人已经绰绰有余了,若是要对付这里许多朋友前辈,恐怕炎阳宗还是尚嫌不足啊。

    朱棣微微一笑,说道:向师兄何出此言,挑拨离间我们正道同门?就算单单是和向师兄一人为敌,在下也抵挡不了适才刘师兄这一手飞雪连天更何况炎阳宗决不敢和飞雪宫有什么过不去的,也决不敢得罪了在此的哪一位修士,只是为了修真界中千百万同道的身家性命,才前来相求刘师兄万万不可退位。

    此言一出,大殿之上众人尽皆愕然,均想:向南山是要退隐山林,怎么会和修真界中千百万同道的身家性命相关?

    向南山听完后。接口道:朱师兄何出此言,未免也太也抬举小弟了吧。向某只是飞雪宫一派掌门,发侣早亡,儿女俱幼,门下也只收了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向某的一举一动,怎么就能影响到修真界中千百万同道的身家性命啊?

    天机老人又插口道:是啊。向老弟退位让贤,退隐山林,从此不在过问修真界之事,老实说,老道我也大大的不以为然,可是人各有志,他只要不毒害苍生,不坏了正派同道的名声,旁人也不能强加阻止啊。我瞧向老弟弟也没这么大的本领吧,居然能害到许多修真同道。

    朱棣道:天机老哥,你是道门中有得道高人,自然不明白旁人的阴鬼伎俩。这件大阴谋倘若得逞了,不但要害死修真界不计其数的同道,而且这普天下的苍生百姓都会大受毒害。各位请想一想,飞雪宫向南山是修真界名头响亮的修士高人,一派之主,在这魔教宠宠欲动之时,竟然要退隐山林,这中间难道不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吗。

    众人均想:这话倒也有理,他们早在怀疑,以向南山如今得地位威望,竟然要归隐山林,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向南山不怒反笑,说道:朱师兄,你要血口喷人,也要看说得像不像。炎阳宗别的师兄们,便请一起现身罢!

    只听得屋顶上东边西边同时各有一人应道:好!说完之后,紫影晃动,两个人已站到了大殿门口,站在左面的是个,高大魁伟,身材匀称的人,天机老人等人都认得他是炎阳宗掌门人的二师弟。杨樹,右面那人却是极高极瘦,是炎阳宗修为仅次于贾诩真人的第二高手严阳。这二人同时拱了拱手,道:向宫主,众位同道,有礼了。

    杨樹和严阳二人在东贺神州都是大有威名之人,众人都站起身来还礼,眼见炎阳宗的高手陆续到来,各人心中都隐隐觉得,今日之事不易善罢,只怕向南山非吃大亏不可。

    天机老人气忿忿的道:向老弟,你不用担心,天下之事不过一个‘理’字。别瞧人家人多势众,难道咱们天机门、无极门、的朋友,都是来睁眼吃饭不管事的不成?

    向南山苦笑道:天机老哥,这件事说起来当真好生惭愧,本来是我飞雪宫内的门户之事,却劳得诸位好朋友操心。向某此刻心中还是疑惑不解,请杨师兄,严师兄解惑一二。

    朱棣森然说道:向师兄,今日之事,贾诩师兄吩咐了下来,要我们向你查明;向师兄和天一魔教教主万户侯暗中有甚么勾结?设下了甚么阴谋,来对付我东贺神州各派以及修真界中一众正派同道同门?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耸然动容,不少人都惊噫一声。天一魔教和正道中的修真人士势不两立,双方结仇已逾几千年,缠斗不休,互有胜败。这大殿之上千余人中,少说也有半数曾身受天一魔教之害,有的父兄被杀,有的师长受戕,一提到天一魔教,谁都切齿痛恨。魔教人多势众,修为高深,名门正派虽然各有绝艺,却往往不敌,天一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更有当世第一高手之称,他名字叫做不败,果真是艺成以来,从未败过一次,实是非同小可。群雄听得费彬指责刘正风与魔教勾结,此事确与各人身家性命有关,本来对刘正风同情之心立时消失。

    向南山道:在下一生之中,从未见过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一面,所谓勾结,所谓阴谋,却是从何说起?

    朱棣侧头看了一眼严阳,让他说话。严阳细声细语的说道:向师兄,这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吧。天一魔教中有一位女护法长老,名字叫作曲如烟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刘正风本来十分镇定,但听到他提起曲如烟三字,登时脸色大变,口唇紧闭,并不答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