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三十六章 半年为约(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个晚上,可以说是身心疲倦,简单冲完澡躺在床上,还是熟悉的那张床,还是熟悉的那个人的气息,只是,为什么此时此刻有点想见到他呢,余笙不太明白自己怎么了?

    黑夜无边无际地侵蚀着自己意识,刘麟那张恶心猥琐的脸又一次出现,自己被拖进电梯的那一幕又一遍在梦中放映,余笙害怕地拳打脚踢喊着不要,惊恐地从睡梦中惊醒,浑身瑟瑟发抖,慌张地抓着床头柜上的手机,拨打了电话,阿典,你在哪

    余笙彻底发愣了,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慌乱之中未等对方回应,急忙挂了电话,似乎刚刚的举动比做梦更让自己觉得可怕。

    电话的另一端,接了电话的江皖典完全心慌了

    狂飙发泄过后,江皖典安静地在海边吹了海风许久,大脑愈发清醒,然而,思念与担忧也涌上心头,这丫头一个人在公寓会不会害怕?想法刚出,脚步已经不自觉地快步走回跑车。

    下一秒,银色的跑车飞奔而归,只用了30分钟不到,就完成平时一个小时才能开完的车程。跑车完美地停在地下停车场,车上的人脚步却迟疑了,明明担心得要命,却似乎没有勇气上楼。冷静下来,江皖典已经打算了这个夜晚就在车上用这种方式守护着那女孩,这应该是最近的地方,最好的方式。

    然而,始料未及,车内的安静终究被一声电话铃声打破,紧闭的眼睛瞬间睁开,瞳眸一瞥,迅速按下接通,还未发声,却听到心心念念的女孩带着哭腔喊问自己在哪里,紧接着是挂线的声音,一切那么地猝不及防,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江皖典有些恍惚,脑子像是卡顿似的,待反应回来整个人完全是冲下跑车,直奔电梯。

    总算品尝到心急如焚是什么样的滋味,江皖典在电梯里着急地望着慢慢递增的数字,就是还未到25楼电梯门一开,直奔自家公寓,打开密码锁后,冲进房子。

    余笙盯着没有任何消息、任何来电的手机有点不知所措,此时既害怕来电来消息,又似乎有点希冀着发生些什么。正进行着思想斗争,却听到房门被粗暴推开的声音,抬头一看,一脸惊讶。

    你不是不在吗从哪里来的

    笙儿,你没事吧?满脸的担忧,一遍又一遍仔细端详床上的人,确定无碍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松了口气。

    安静下来的氛围略显诡异,一人在床上,一人在门口,似乎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余笙低头,双手紧张地来回扯着被脚,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脑子只剩一个想法,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刚刚的电话听到了吗?

    江皖典看着床上坐着的人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罢了,你安好就好,还是保持距离吧,转身留下一句没事就好,好好休息。

    余笙只是不知如何应对,但此时,眼见着转身准备离开的江皖典,这心莫名地慌了,连忙不顾形象地跑下床,抓住手臂着急地问:你又去哪里?要丢下我吗?鼻子一酸,泪水倒不争气地涌上,却努力的控制在眼眶内。

    江皖典微微蹙眉,这丫头是害怕了吗?心一软,开口说:你安心睡觉吧,我在隔壁房间,不走。

    明明是关心的话,却听出了其中刻意的疏离与冷漠,余笙心里堵得慌,拽着手臂愈加不肯放开。

    你这是做什么?

    我,余笙微颤着挂着泪水的睫毛,这一问,心里的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但却难以启齿,咬咬牙,鼓起勇气,明眸闪亮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我我只是想你陪陪我。

    江皖典身躯微颤,若不是此时依靠着门,是否会晃倒?努力压抑内心的狂喜,一度认为自己听错,你确定?

    恩。声音极轻,却足以让两人听到。

    江皖典显然有些紧张地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知道你说的这话意味着什么吗?

    余笙何尝不知,此话一出,两人的关系就真的说不清了,但是,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告诉自己,此刻绝对不能放走面前的这个男人。

    余笙放开被自己抓住的手臂,红着耳朵低头小声地说:我很讨厌你不在身边的感觉。总算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似乎自己也轻松开心了许多。

    是的!在电梯无比危险的时候,心里最期待出现的是眼前这个人,在一个人呆在公寓的时候,在刚刚做噩梦醒来害怕的时候心里想的也是这个人,再也没有比任何时候更清晰,自己对这个人的心意。

    不知过了多久,回应的却是,笙儿,我们应该保持距离。

    似乎掉进无比黑暗的深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走近一步,女孩脸色苍白颤抖地问:为什么?

    每一次只要你和我一起,就会发生事故。培训、聚会、发布会、谈判,够了,真的够了。以前说过喜欢你的话我全都收回,以后你就只是公司的员工,这样对你我都好所幸还好,你还没有喜欢我。

    如果已经喜欢了呢?心莫名一阵疼,就在听到全部收回几个字之后,而这脱口而出的话语,更像是在说明自己心里的慌乱。余笙想,今晚的自己肯定是疯了,要不怎么会如此不理智、如此不犹豫地说出这些话此刻。

    原本已经黯淡无光的眼睛里突然亮起,江皖典抓着余笙的手,激动地说:再说一遍。

    余笙不好意思地轻轻抽开手,赌气回应:你追去饶城算什么?你之前说的话又算什么?你现在把我放在你的公寓里又算什么?

    不听这些,前面的话再说一遍。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