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三十一章 饶城小镇的小日子(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皖典望着余笙远去的身影,直到跑进屋里,消失在夜色中,才转身往回走。

    那一刻,江皖典突然有了一个决定:笙儿,你说的,多一点时间,我会给的!

    饶城镇上的慢生活总是带着一点悠闲、一点懒散,很多老一辈的饶城人到了大城市,都适应不了城市里的节奏与生活,最终还是回归到饶城的怀抱。

    而最能体现饶城的慢中闲情的大抵就是饶城人崇尚喝茶。饶城人喝的是功夫茶,每家每户必备一套甚至几套茶具,从清晨起床的第一泡早茶到睡觉前的晚茶,只要不外出,几乎一整天可以不停息,一个人的独品小茶,或是三两好友串门的畅聊畅饮,或是久别重逢的相惜对酌。总之,茶是饶城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调剂品。

    譬如,此时的余笙家,饭后喝茶俨然成为一种生活习惯。余爸爸早已摆好心爱的紫砂茶具,煮沸一壶山泉水,打算好好地招呼江皖典。

    余笙见爸爸这般过分热络地招待着第一次上门的江皖典,有点不明,这短短几个小时,江皖典究竟是怎么俘获爸爸的喜爱的?早已在官场上摸索多年的老干部,看惯各类形形色色带着目的上门的人,对于人情世故,向来淡然处之,那江皖典是怎么吸引爸爸的目光?余笙疑惑不解,一时好奇地竟趁着爸爸走进书房的空隙,拉着江皖典直奔自己房间。

    江皖典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壁咚在墙壁的余笙,觉得有点好笑地问说:笙儿,你这是做什么?

    你,余笙才发现两人此时的处境有点暧昧,赶紧放开江皖典,退后一步说:你和我爸爸怎么回事?

    什么叫怎么回事?

    我爸爸为什么对你这般热情?

    我长得帅呗!

    别胡扯,上我们家门请求我爸爸帮忙的人数不胜数,爸爸从来不为之所动,何况你这个从未谋面的年轻人,我爸爸怎么会对你这般特殊?

    江皖典慢慢地靠近余笙,伏在耳边轻声地说:因为,我和他说,我和你在交往。

    什么!余笙一时惊讶得难辨真假,交往?江皖典以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自己家里?所以爸爸才这般热情?

    江皖典笑着走进房间,看着这间略带粉嫩整洁的房间,一面墙上贴着余笙从小到大各个时期的照片,江皖典断定地说:这是你房间,没想到笙儿还会读心术,我这一天无数次想溜进你的房间看看。

    余笙望着正在仔细研究照片墙的江皖典,顿时跑到照片墙前,张开双臂用身体挡住照片说:不准看我的照片!

    不用挡了,我都看到了,我不会嫌弃你小时候是个胖妞的。

    余笙捂着脸后悔不已,自己怎么就把江皖典带进房间了呢?

    反正都看到了,别挡了,我再好好看看你小时候的模样,是不是小时候被邻居家都叫‘肥妹仔’来的?

    余笙被说中小时候糗事,顿时生气得咬牙切齿地喊着:江皖典!

    江皖典看着此时两腮鼓鼓带着怒气的余笙,觉得甚是可爱,忍不住继续调侃说:还真被我说中啊!‘肥妹仔’笙儿。

    余笙正想破口大骂,电话铃声却在此时突然响起,见到来电显示,余笙瞪了一眼江皖典后按下接通键。

    妞出来吧,带着你的江老板一起到镇上逛逛吧。

    余笙听着电话那端于瑶兴奋的声音问:瑶瑶,你回家了?

    跟着江老板的车一道回来的,他没说?你还不知道?

    余笙转头望了一眼正坐在自己床边的江皖典说:没有。重点是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没有假期吗?

    于瑶也挺无奈,想起早上本来是与范祺一同前往郊区采访一位手艺人,但人家临时有事取消了采访。刚好碰上江皖典电话询问余笙家具体位置,一时兴起说带上自己回饶城休假,结果演变成范祺信以为真,硬拉着自己跟着江皖典一起回饶城。

    于瑶叹了口气说:笙儿,本来确实是没有假期,但是,范祺也跟过来了。

    什么!余笙突然觉得,饶城怎么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半小时后老地方见吧。

    余笙挂完电话后,盯着江皖典问:瑶瑶、范祺跟着你一起回饶城,你怎么都没和我说?

    江皖典很无辜地说:因为你没问啊!

    余笙伸手指着江皖典说:你

    江皖典望着余笙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余笙大概还没见过这样子的江皖典,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干脆无视直接拉起来说: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