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二章 属于余笙最后的余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笙开心地露出微笑,但却被小男娃接下来的话惊呆愣住,反正,正好缺一两个保姆陪我们俩,就破格录用会吧。

    余笙吞了吞口水,现在的小娃娃都如此烂漫犀利吗

    余笙带着两个小娃娃来来回回地走动跑着,嬉戏玩水,泡遍了粤都湾大大小小十几个温泉池,一遍之后意犹未尽,又重新泡了一遍。

    期间,余笙与方童去自助餐厅吃饭时,两个小娃娃也屁颠屁颠地跟着。

    宝宝,你们不去找你们的爸爸妈妈吗?

    我们是来舅舅这里玩的。

    你们舅舅是这里的员工吗?

    才不是,我们舅舅是

    笨蛋诗,舅舅说了话不可多说,多说我们两会被丢出去的。

    小女娃娃有点委屈地嘟起小嘴,姐姐那么漂亮

    余笙笑了笑,好了,我不想知道。小孩子的世界永远都是那么的单纯天真,没有杂念,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一直到夕阳的余晖洒下,整个粤都湾在夕阳中安静祥和,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余笙浸泡在花木汤池中,花草香阵阵袭来,方童还在自己的身边,还多了两个可爱的小娃娃,这会不会是十几年后的我们的模样,那一刻,余笙彻底忘却了分手的伤疤与痛苦。

    琨琨、诗诗。

    两个小娃娃听见呼喊声,笑逐颜开地大喊,舅舅。

    余笙望着远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虽看不清样貌,但这装扮估计是这边的经理级人物吧。

    两娃娃手牵手准备离去,女娃娃回过头来,漂亮姐姐,再见。

    余笙笑着挥挥手,再见,琨琨与诗诗。谢谢你们的纯真与烂漫,陪伴了我一整天。

    姐姐,你男朋友没我舅舅帅,再见。男娃娃突如其来的离别话语,让余笙开怀大笑。

    方童假装生气地说了一声臭小屁孩。

    两人一扭一扭地抖动着肉肉的小屁股开心地跑向远处的男人。

    夜幕降临,余笙与方童回到酒店。静谧的黑夜,一点一点地吞噬着白天的欢闹,一切终于还是要回归到原点。

    偌大的双床房里,余笙独自躺在单人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童童,我可以抱着你睡觉吗?

    听到方童的回应,余笙踮起脚丫子跑到方童的床上,躲进被窝里。一下子,单人床变得拥挤了起来,但暖意包裹着全身。余笙轻轻地把手环绕在方童的腰身上,头往方童的怀里蹭着,想努力地找回属于自己的最后的余温。

    余笙一个人开始喁喁细语,童童,你知道,我以前最讨厌烟味的。

    嗯,知道。

    童童,可是因为你,我神奇般地觉得你身上的烟味很好闻。

    童童,似乎,我们每次因意见分歧吵架,最后先妥协的总是我,你怎么就不能谦让我一次呢。

    童童,你答应我的毕业旅游还没来及实现呢。

    童童,你说过我们要一起走到最后,你要放开我的手了吗?

    余笙哽咽地说不下去,开始有些莫名的不安,那么多的美好,未完成的亦或者已完成的,方童都将之抛弃,视而不见吗?整个房间关了灯,漆黑一片,余笙看不见方童的表情。不安、恐惧袭上心头,余笙突然想起小时候,每次爸爸和妈妈吵架,自己一个人害怕地躲在房间被窝里的无助感又出现了。

    余笙轻轻地把吻落在方童的唇上,试图找回一些慰藉与安心,童童,你还爱我的对不对?两人的恋爱中,余笙第一次如此主动。以前,都是方童主动,或者是方童索要,余笙像个害羞的小媳妇蜻蜓点水般地轻轻一吻。

    方童冷漠地推开了余笙,余笙,对不起,凌欣欣回来了。

    凌欣欣,这个只有在方童与余笙认识之初,出现过的名字。方童的舍友贾俞曾告诉过余笙,方童的初年女友名字叫凌欣欣。而两人在一起之后,余笙的美丽、温柔、才华很快地占据着方童的世界,余笙一直以为,那段方童从不提及、不愿提及的初恋,应该早已变成无关紧要的陈年旧事。

    余笙身体僵硬,不知所措,仅存的一丝期盼与幻想,似乎因为这个名字全部破灭与荡然无存了。她了解方童,方童给了自己理由,一个不想接受却无法拒绝的理由。可是,余笙不甘心啊,就这样放走方童吗?

    方童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凌欣欣她回来了,我不想再失去她,不想再辜负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