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三十章 我们说好的饶城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话一出,余笙一脸疑惑,自己回饶城除了于瑶并无人知晓,那这时候会有谁来家里找自己,而且还是一个男的?

    余妈妈看着走向门口的女儿,不顾形象地赶紧跑回书房告诉余爸爸,余爸爸的震惊不亚于自己的老婆,赶紧放下手中的毛笔,两人一并走出书房一探究竟。

    当余笙在门口见到江皖典的时候,这是几秒之前在脑子里绝对不会联想到的人。

    江皖典淡定地站在门外,看着穿着家居服的余笙,微笑地喊了一声笙儿后,静静地等待着余笙的反应。

    余笙一脸措手不及,瞪着大眼睛望着江皖典说:你怎么来了?

    自己原本打算回家度个小长假,等七天后再回公司上班,那些不想记住的就可以慢慢淡化、抛之脑后,却怎么都不会料到,江皖典竟然追到饶城来了。

    江皖典扬着笑容说:不是说好饶城见的吗?笙儿忘记了?

    余笙一头雾水地问:什么时候说了饶城见?

    江皖典不想自己的谎言被戳破,走近一步,俯身在余笙的耳边轻声说:笙儿,你爸爸妈妈看着呢!

    余笙立刻转头看见爸爸妈妈正站在不远处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二话不说关了门,拉着江皖典走到家门口前的小巷。

    余笙甩开江皖典的手,郁闷地说:你怎么来我家了?怎么找到的?

    江皖典有点失落,这丫头见到自己的反应也太过于抗拒了,收起笑容问:不欢迎?

    余笙想着路途遥远,也不好太驳面子,便回答说:不是不欢迎。是太意外了,你来绕城做什么呢?

    我来讨债?

    救命之恩的债,感谢感恩的债!

    余笙欲哭无泪,自己好像确实连句谢谢都没有说就逃跑了,有点心虚地说:我可以还债,请你吃饭,帮你的忙都可以,但你电话和我说不就行吗?何必跑这么远呢!

    江皖典看着迷糊的余笙倒觉得好笑,笙儿,你要不要试试打自己手机看看,你忘了自己做了什么?

    余笙这时才想起自己早上在车站上车前为了逃避得彻底些,把手机也关机了,这一时竟无语言对。

    我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来饶城找你,午饭也没有吃,难道你打算这样把我晾在你家门口。

    余笙不知该拒绝还是盛情邀请,一时无助地挠了挠头说:江总

    谁是你江总,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余笙开始怀疑,面前的这个有点胡搅蛮缠的人还是不是那个高傲冷酷的江皖典?明明两人已经对峙冷战了许久,短短一夜又转变态度了?难道是自己昨晚半夜说的话听到了?这个想法让余笙有点不安。

    余笙小声地问:阿典,别闹了。要不我带你去

    不要也不行!我不去饭店,而且我刚刚在门口和阿姨说了来饶城找你玩的来意,阿姨已经邀请我今晚在你们家吃饭了。虽说余妈妈还没有说出邀请在家吃饭的话,但江皖典对于自己编出来的话还是挺有自信。

    几分钟之后,江皖典终于端端正正地坐在余笙家里。余爸爸余妈妈已经从震惊中缓过来,这会淡定地望着两人,打算好好地了解一下江皖典。

    余笙家算不上特别大,但在小镇上,对于三口之家而言,倒也不多也算富余。从庭院前摆放整齐的鲜花绿植到客厅随处可见的书画,尤其是墙上裱起来的宁静致远几个字豪迈霸气、苍劲有力,江皖典对于这个颇有书香气息的家倒是挺有好感的。

    余笙望着爸爸妈妈略带审视的眼光,有点心虚,也许在昨天之前,自己还能勉强理直气壮地面对爸爸妈妈,但偏偏是昨天之后的今天。

    爸妈,这位是在我公司里的上司,也是我的朋友,江皖典。

    江皖典将带过来的礼品递给余爸爸、余妈妈说:叔叔阿姨好,初次拜访,有点唐突,还请见谅。我带了一些茶叶和保健品给你们,希望你们喜欢。

    余妈妈接下礼品说:小典还真客气,欢迎你的到来。以后来家里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这几天在饶城就让我们笙儿好好带你到处转转玩玩。

    好的,谢谢阿姨。

    江皖典望着茶桌上摆着一幅未干的字帖问:叔叔喜欢练字帖?

    刚刚在书房练字来着。

    我也喜欢,不知能不能向叔叔赐教。

    从进门到现在就一直以沉默寡言观察着江皖典一举一动的余爸爸,总算对面前的小伙子露出一丝接纳的表情说:小典,来书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