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四章 一个人的丽江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笙喃喃自语:小笙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呼唤自己了。

    余笙想起第一次方童喊自己小笙,并不喜欢。从小到大,每次有朋友喊自己小笙时,都被自己以绝交为代价残忍杜绝了。印象中的小笙就像是戏曲中男子扮相的小生一般,是有点羸弱的男性。而那一天方童的那一声小笙,却成为余笙磨灭不去的烙印,成为专属于两个人的情结。

    图书馆内,两人独处对面而坐,方童抬起头来,仔细凝望着面前正细细品读一本古书的余笙,美好如初,方童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种静谧,轻轻地喊了一声小笙。

    余笙盖上书本,有点生气地对着方童说:童童,不许这么喊。

    小笙,小笙,小笙

    余笙着急地伸手去堵住方童的嘴,瞪着大眼睛,不准再这么叫我名字了。

    方童顺势把手握住,放在自己的手心里呵护着,小笙,小生,娘子这厢有礼了。

    那不应该是——相公,娘子这厢有礼吗?

    嘿,我的娘子,相公在此。

    梦中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方童,还是那句情意绵绵的嘿,我的娘子。余笙痛苦地蜷曲成一团,抱紧自己,不禁嘲笑自己的不争气,努力不去想起那个人,梦里却不能控制地出现

    余笙拿着临行前老板娘热情相送、难以推却的两盒鲜花饼,坐上前往丽江三义机场的大巴。下午4点的飞机,余笙望了望手表,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始料未及。余笙好像第一次遇到飞机晚点的情况,先是在候机室等了2个小时,再是机场服务员送上晚餐,最后直接是告知飞机延误到明天,被安排到酒店就住。

    许多乘客聒噪不已,纷纷指责航空公司安排不当。余笙本来以为今天无论如何也能回到粤都,却没料到竟是这样的结局,明天是第一天到网典科技公司报到,这样一来,岂不耽误?只是,这大半夜的拨打网典公司人事的电话也未必有人接,而且着实不妥,余笙只好打算明天一大早拨打电话告知情况。

    第二天七点,飞机起飞,余笙的这趟旅程也终于结束。从一开始火车上遇见来自镇江的幸福小情侣到丽江客栈热情的老板娘,从见识到古城的小桥流水到喧嚣的酒吧街,从匆匆而过的旅客到遇见酒吧的浪荡子,从火车的颠簸到飞机的晚点,有意外也有不称心,但旅程终究还是美好的。

    再见云南,再见丽江,再见不再是余笙的方童,余生从此不再对你念念不忘。

    ——遇见你是偶然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存在很多概率性。如果没有很多如果,是不是即使再遇见也匆匆如过客。

    粤都机场一楼大厅,人来人往,有结伴拉着行李箱行色匆匆赶班机的,有一家三口洋溢着幸福等待班次到点的,有一个人悠闲悠哉坐着静看光阴的,形形色色,神态不一,这里不知每天有多少离别相聚的故事在上演着。

    笙儿,要不,还是我陪着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我真的不放心。于瑶皱着眉头,想起昨天晚上两人收拾完新家坐在沙发上,余笙突然告诉自己定了今天飞往昆明的机票,其实,自己心里何尝不明白余笙在想什么呢,所以并没有加以阻止。

    余笙拉着于瑶的手,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再说,等我做完最后这件事,我才能彻底放下,重新开始。瑶瑶,你不用担心我,几天后我就回来了,还得去公司报到呢。而我们的小窝,就要拜托你这几天好好布置一番。

    于瑶望着余笙扬长而去的背影,笙儿,其实性子要多固执有多固执,从来不似外表看起来的那般柔弱,方童,你都不知道错过了一个多好的女孩子。

    听说丽江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地方,是一个邂逅与情殇并存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花香鸟语,没有悲伤,没有过往,只有现世的安稳与静好。

    飞机起飞了,平稳地飞在云层之上。窗外的世界,纯粹得只剩下蓝与白。那一团团漂浮着的白云,白得那么晶莹,似乎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生平第一次,余笙一个人的旅行,只为履行大学一个曾经的约定。

    四年,两个人还未完成的誓言还有很多,但有一个说好的,就算方童已经丢下自己未能赴约,也要独自去完成,就当给自己四年的爱情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也许是心中的那缕执念,也许是向往已久的心思。从分手的那一刻,余笙就已经决定了这一趟云南游。

    那时候的我们,在图书馆,一起翻阅各种关于云南旅游的书籍,地理书、美食美景书、攻略书,详详细细精心地制定了一条云南旅游路线,你说,毕业的那一天带我从粤都出发,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一路前行。你从来不知道,为此我多少次午夜梦回里,梦见我们在云南古城的石板路上牵手徘徊着欢笑着。

    如今,一个人的旅行,余笙对于路线早已模糊地想不起,只剩下一个丽江在脑海中浮现,那好吧,就去丽江吧。

    飞机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余笙背上背包独自前往昆明火车站,搭上开往丽江的火车。余笙订票的时候,别无选择的只剩下硬座,长达9个小时的车程,绝对可以把沿途的风景看个遍。

    火车上,坐在余笙对面的是一对来自江苏镇江的大学毕业情侣,也是慕名丽江的浪漫前来毕业旅行。兴许是年纪相仿,也许是漫漫路程,余笙与女孩竟心意相投地聊起天来。女孩幸福地依偎在男孩身边,讲起他们的故事与爱情。每每讲到有趣的地方,男孩也会笑着补充几句。有那么几个恍惚瞬间,余笙似乎看到自己与方童但终究不是。

    半夜,火车售票员提示可以补差额申请硬座转软卧,余笙实在颠簸得浑身不舒服,与对面的小情侣道别之后,选择了升级为软卧。狭小空间的车厢里,两张上下铺叠着的床,余笙挑了上铺,这一夜,伴随着火车上断续嘈杂的声音,余笙疲倦地昏昏沉沉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六点多,火车抵达丽江。余笙走出火车站时,天空飘着绵绵的细雨,带着一丝凉意,没有粤都那般火辣辣灼伤皮肤的烈日,而对丽江的第一印象就是柔情与缠绵。

    古城里,梦里花落客栈,是一间古香古色的木屋客栈。客栈里随处可见各种花草缤纷绽放着,露天院子中几张木藤吊椅随意摆放着,翠绿的藤蔓从楼上阑干处垂下飘荡着,挂在走廊上的风铃发出的清脆声音轻轻响着,这一切布置与组合,会让游客在第一眼就爱上这里的自然与舒适。客栈老板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热情优雅。

    余笙的房间在二楼,布置得清雅舒适,窗户旁有一张碎花沙发,打开窗户,坐在沙发上可以一览外面的风景,蓝天白云下是一排排整齐的瓦砾屋顶,客栈后巷是一条宁静的石板小路。

    余笙安静地躺在在床上休息片刻后,神清气爽,背上小背包,决定在古城里走走逛逛。

    散步在古色古香的古城里,游客熙熙攘攘。午后懒散的阳光下,青色蜿蜿蜒蜒的石板小路,像是没有尽头地延伸着,斑驳的屋檐墙面上带着些许沧桑,不知见证多少爱恨别离。古城曲巷,小桥流水,灿烂柔和的阳光与漫长曲折的石板路,到处都是邂逅的气息。余笙闭上眼睛,轻轻地感受这一切的美好,时光仿佛可以在这里搁浅,容颜似乎永远不会老去。

    古城里有很多商铺,每间每户门上都挂着两串大红色灯笼,随处可见的金银饰品店,手工编织品店、古玩店、乐器店,带着云南特有的民族风韵,应有尽有,总是会让女孩子着迷,也会让男生忍不住心动。余笙拿着相机走走停停,古城里满目皆是简单直接的路标语、小牌匾、客栈名总能轻易地让人触动,我在丽江等你、如果你也在丽江、一场风花雪月、一个人一座城看似直白却一眼就俘获人心,也就只有像丽江这般多情与包容才能产生这种神奇的效果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