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十七章 我们的相处模式(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笙按耐不住内心的高兴喊了出来,噢耶!

    加点赌注行不行?

    什么赌注?

    输的人今晚做晚餐。

    那江老板可别手下留情了,等着瞧。

    两人疯疯癫癫地在游戏厅里厮杀了几个小时后,比分不分高低7:7,江皖典没想到余笙对各种游戏都能这般熟练,完全看不出来,看着意犹未尽的余笙摇了摇头说:小看护,我饿了。

    江老板,这还没分出胜负呢!

    再怎么比下去也还是平局。要不,我们一起做饭吧,我给你打下手,洗菜什么的。

    别墅里,是两人叽叽歪歪地亲密讨论着晚餐,一个洗菜,一个切肉,一个烹饪,一个调料每一个甜甜扬起的微笑,每一次笑意浓浓的眼神,似乎都是因为身边这个人。

    很久之后,余笙每次想起江皖典,都会特别想念这那一天,想念那天两人相处的模样,想念那天一举一动的吵闹,想念那天经历的所有美好,一起玩游戏,一起做饭,一起共进晚餐,一起看海,没说是约会却胜似约会,明明不是情人却看似情人。

    傍晚,余笙提议去海边走走。从别墅出发,大海就是几百米远的地方,饭后散步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无边无际的深蓝,只剩下天际边即将看不见的那抹夕阳红,显得格外的亮眼。余笙张开手臂,迎着海风,感受着大海的奥秘与美好,真舒服,阿典,你经常来这里吗?

    没有,我没来过。

    为什么?你家离海这么近!

    自己一个人有什么好来的。

    余笙像是看见怪物的眼神看着江皖典,难道江老板还缺女人?

    江皖典一本正经地说:嗯,很缺。

    这回答倒让余笙心服口服了,嫌弃地闭上嘴不说话,这话说出去谁信呢。

    当最后一抹余晖完全淹没在大海中,墨蓝色的夜幕已悄然上映着,江皖典与余笙并肩坐在沙滩上看海听海。

    余笙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到大海,上一次见到海是什么时候呢,是那个人还在的时候吧。

    余笙不自觉地轻轻叹了口气,极轻极轻。

    你就这么不乐意与你的救命恩人一起看海?

    这么美的大海,这么帅的男人就坐在你身边,你叹什么气呢?

    余笙笑了笑说:这你都能听得到,江老板怎么就这么自恋呢?是啊,自己不经意间的小叹气都被江皖典听到了,余笙想,不至于那么消极感慨吧,有些事情早就应该随着这海风一起烟消云散才对。

    整理好思绪后,余笙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阿典,你今天为什么想起巡查了?听说上一次还是四年前网典刚成立的时候。

    想见你啊!

    江老板,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真话你都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那好不容易见到了,你为什么又当众骂我?

    笙儿,你脑袋不好使了。我要不那么做你会乖乖走出公司?我又怎么能顺理成章带你去看病,把你拐到这里?

    江皖典,我发现原来你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腹黑男!

    谢谢夸奖。

    脸皮真厚。

    到我提问了,笙儿,你为什么游戏玩得这么溜,完全看不出来,是有男同学带你玩?

    哟,查户口啦?余笙看着大海说:那是因为周末没事的时候于瑶总拉着我一起去游戏厅玩,于瑶很喜欢玩各种游戏,所以渐渐地我也有所感染吧,哪里来的男同学陪我玩!余笙心里有一个声音响起,那个人并不喜欢玩游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