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何以晚点:第二十六章 一个月不见,可还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熟悉久违的声音余笙抬头一望,真的是江皖典,顿时有点懵,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面前这个带着礼貌的笑容与自己打招呼的人。

    江皖典见余笙不带任何表情地望着自己,又补充了一句:哦,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38天。

    余笙擦身而过直接走掉,因为,自己根本没有做好准备面对这样一个对待自己比普通朋友还普通的江皖典。

    江皖典看着一句话都不愿和自己说的余笙,莫名地失落难受,自己费了多大的劲,才假装如无其事地打招呼,却完全被无视。

    下午六点二十分,余笙度过了一个漫长煎熬的下午,正准备下班,却突然被孙安叫住,余笙,今晚公司外派,有个差事,安排你去。

    余笙惊讶不已,入公司这么久,虽然有见过类似的情景,但每次都是提前通知,指派一些前辈去的,还没遇过这样仓促的决定,不禁疑惑地问:我去?那个孙经理,是什么差事呢?

    孙安也是刚刚2分钟前才接到的任务,上面突然指名道姓要余笙去参加活动,只好遵旨办事,随便找一个借口说:嗯,你去。是有点突然,但我们部门就你合适,其他同事都刚好有事忙。也就代表公司参加一个活动,车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大厅外等你,你现在下去就好。

    余笙听完孙安的解释并没有多想,既然同事都没空,那就只好自己去,答应着说:好的。

    余笙看着电梯数字一个个地逐层递减直到一层,电梯门一开,迈出脚步走出大厅

    有些情义不用说,其实心里早已明白,虽然嘴上会埋怨,但不过都是一点矫情而已。

    江皖典离开的那一个月零七天,粤都像被中了魔咒一般,连续五个周末,都是阴雨天,要么台风,要么下雨。总之只要一到周末,就是乌云密布。

    这样的天气也好,余笙可以借机躲在家里,听雨看雨,就不用被于瑶拉着出去。

    而就在江皖典携明星张冉儿双双回国的这个周末,粤都却突然放晴起来了,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一改连续五周的阴雨绵绵天。

    萧识在机场接到江皖典的时候,一脸热泪盈眶,激动不已。这一个多月帮着祁钧逸打理公司,忙上忙下,日子过得水深火热,还好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江皖典盼回国了。

    萧识接过江皖典手中的行李箱说:江总,一路辛苦了。

    萧,公司一切可还好?江皖典皱着眉头,接机的粉丝还真是挺多的,里三圈外三圈,全都拿着张冉儿的牌子,真不愧是当红一线女明星。

    嗯,都挺好的。萧识这时候才意识到江皖典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虽然戴着墨镜和口罩,但轮廓还是清晰可辨,心中大致已猜到身份,便礼貌地问:这位是张冉儿小姐?

    江皖典看着跟在自己身旁和粉丝热情打招呼的张冉儿说:嗯,free的代言人。

    萧识礼貌地问候:你好,张小姐,我是江皖典的秘书萧识。

    张冉儿浅浅一笑说:你好。

    江皖典有点不太喜欢这样的排场,一点自由空间都没有,于是转头对着张冉儿说:小冉,我先回公司了,free后期的相关事宜萧会再联系你。

    好的,张冉儿突然伸出双手说:期待合作!

    江皖典刚伸出的手还未接触到那柔荑,却见到张冉儿踮起脚尖,轻轻地拥抱着自己。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江皖典身体僵硬得有些不自在,正想推开,却听到耳边传来:江总,我猜你回国的第一时间需要上个头条吧。

    张冉儿早已看出在法国时,江皖典的醉温之意不在酒,频繁和女人接触上头条一定别有目的,只是这背后的目的是什么,自己无从得知。而且有种直觉告诉自己,回国后一切将会变得不一样,趁此机会机场里还有潜伏在暗处的记者们,那自己何不最后再大胆一回,做个顺水人情?

    两人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轻拥抱,但现场的粉丝早已一片惊叫欢呼声,这一互动刚好被暗处的记者们拍下,画面却演变成情侣间在机场里依依不舍的深情拥别。

    张冉儿适度而止,主动拉开两人距离,将双手插到衣袋里。

    江皖典好心地小声提醒说:谢谢。不过,以后这种事还是应该由男人主动。

    此话一出,张冉儿的心里像是漏跳一拍,砰砰直跳。虽说自己在圈中和不少颇有魅力的男性合作过,也听过许多优秀的异性对自己抛橄榄枝时说的甜言蜜语,但是,好像都比不上这个人的这句话

    江皖典见既然回国的隆重出场目的已经达到,那就更加没有逗留的必要,对着萧识说;萧,回公司。

    张冉儿望着远去的背影,有点出神,江皖典,于自己而言,算得上是比较特别的人吧。

    萧识开着车,从后视镜观察着面无表情的江皖典。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自己接到的那个不可思议的任务,安排媒体自爆绯闻,现在想想,这绯闻已经完完全全无间断地炒作了一个多月了,自己还是没看明白其中的用意,萧识试探性地问:那个,江总在法国一切还好?

    江皖典专注于翻看笔记本上公司各种报表,简单地回复:嗯,挺好的。

    萧识见江皖典似乎不想聊出差,于是随口一说:江总,说来也奇怪,你去法国的一个多月,粤都一到周末就下雨,也不知道怎么了,你这一回来就放晴了,之前就像是某个女人在哭一样。

    某个女人,这话倒是刺激到江皖典的某根神经,停下手上的工作,抬起头来问:嗯,那个笙儿,还好吗?

    萧识没想到江皖典还会主动问起余笙的近况,自从kk99之后,江皖典就没有在自己面前再提起余笙,萧识小心翼翼地说:还好吧,之前感冒了,整整两个星期,天天穿着长袖的,现在又生龙活虎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