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褪尽:五十、余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长住就长住吧。轻什撇撇嘴,你没事的时候也多在修炼上用用功,这里灵气浓郁,修练起来可比其他地方便宜多了。瞧人家六十岁的时候还能筑基,你才多大点,别这么早就放弃。

    小师叔放心,我明白的。丁虎嘿嘿笑道。

    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有急事就发传音符给我——轻什说着,猛地一拍脑袋,赶紧从百宝囊里抓出一把传音符塞给丁虎。传音符这东西对他来说和白开水一样,但对丁虎这种杂役弟子却称得上是奢侈品,哪是轻易舍得购买的。

    谢小师叔。丁虎赶紧接过收好。

    余执事出去没?轻什随口问道。

    余道君没出去,今天只有第一峰的苏方苏师叔在韩长老授课后出谷了,而且到现在还没回来。丁虎答道。

    哦?轻什挑了挑眉,却也没再说什么,挥手让丁虎自便,自己则迈步走向山谷北角。

    丁虎对江哲的描述让轻什想到一种可能,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真要是如他猜测的那样的话,这江哲就算能瞒过戚峋道君也不可能瞒得过韩朔,韩朔既然允他入殿,想必他的存在应是得到宗门默许,甚至可能是刻意送来让韩朔培养的。

    ——算了,这种不相干的事没必要多想,一会儿直接问韩朔就是。

    轻什甩甩头,继续向山谷北角——余望的炼器室走去。

    按理说,余望应该按轻什的安排住在长老殿后面的正殿里,但他一心牵挂着手里那件尚未完成的灵器,轻什也不希望他荒废了这门手艺,因此紧赶慢赶地在长老殿正式开殿前探明了地火走向,在山谷一角给他挖了间地下室,引出地火。这样一来,余望虽有了炼器之地,却也远离了长老殿,毕竟炼器就免不了炸炉,万一把到时候长老殿也一起炸掉,那乐子可就大了去了,轻什不得不未雨绸缪。

    这座地下室建好后,余望就几乎住在了那里,就像他在第一峰的时候一样,放着好好的洞府不住,整天泡在地火室里吃炉灰。本着对余望的了解,轻什压根就没去长老殿里碰运气,直接就奔向了新建好的炼器室。

    轻什沿着入口的石阶一路走进简陋的地下室,正奇怪余望怎么没开禁制,竟让他这么容易就闯了进来,一抬头却发现地下室里不止有余望,还有一个他同样很熟的朋党——沈沉舟。

    哟,你也在啊?又来学炼器?轻什立刻抬手招呼。

    你不会是刚睡醒吧?沈沉舟翻了个白眼,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轻什故作惊讶地瞪大眼睛。

    你还真是刚睡醒不成?沈沉舟却是真的惊讶了,韩长老也不管你?

    他还能管得着我睡觉?轻什撇嘴道,再说了,这阵子我为他鞍前马后地忙个半死,现在总算得闲了,还不许多睡一会儿?

    许,当然许,你老人家劳苦功高,谁敢说不?沈沉舟知道跟他在这种闲话上争起来的话肯定是没完没了,当即主动求和,顺便转移话题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过来干嘛?

    肯定没好事,他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余望顶着一脸诡笑接口道。

    你个没良心的死鱼脑袋,我哪次找你不是好事?轻什立刻瞪眼,你敢摸着良心说话,对着心魔起誓不?!

    余望讪讪一笑,脸上的表情越发地诡异,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别吓我,我真真怕你。

    轻什冷哼一声,这才伸手拿出一块玉简,递给余望,帮我做点东西。

    我就说没好事。余望一边接过玉简,一边忍不住小声嘟囔起来,神识一扫,随即叫了起来,喂喂喂,你做酒坛子也找我?!

    让你做你就做,废什么话?!轻什抬手给了余望一记响头。

    酒坛子?你又想折腾什么了?沈沉舟好奇地问道。

    酒坛子能干嘛,当然是酿酒了。轻什翻了个白眼。数次失败让他明白利用外置法阵进行催生的法子肯定不可行,可他又实在是没耐心去等个一年半载地让灵酒自然发酵,于是便在忙里偷闲的时候想出了一个新主意——在装酒的坛子里埋入内置法阵。

    你要酿灵酒?沈沉舟眼睛一亮,算我一股如何?

    八字还没一撇呢!轻什把嘴一撇,再说,你怎么知道我要卖?你又拿什么入股?

    你这家伙向来是无利不起早的。沈沉舟讨好地笑道,算我一股如何,我好歹也能给轻什师弟做做苦力的。

    轻什故作张狂地上下地上下打量了沈沉舟一眼,但很快便心下一动,皱眉道,你不会是没灵石花了吧?

    沈沉舟面色一窘,干笑几声,轻什师弟真是慧眼。

    真没灵石了?轻什沉下脸,你用一块破桃木做灵剑,不会也是因为没灵石了,买不起好材料吧?

    呵呵。沈沉舟继续干笑。

    旁边的余望却听得满头雾水,没灵石怎么了,我也常没灵石花用,咋不见你这么大惊小怪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