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三十一章 别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含枫原本只想教训教训这小子,但看这小子丝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中心中杀心大动。他来过这小小的云田城几次,城主都对他毕恭毕敬,何况这一个无门无派的小子。

    叶含枫说完,一道玄黄的火焰从他掌心冒出。

    离火玄蝶!

    此言一出,瞬间成千上百的蝴蝶从叶含枫的手中冒出,铺天盖地的呼扇着翅膀奔向观无寒。

    这不是普通的蝴蝶,而是离火蝴蝶,只要让着蝴蝶碰上,无论世间何物都要被瞬间石化。

    叶含枫所修行的是离火道法,在问道宗来说也是一门极为厉害的道法。现在以他合道中期的修为施展出来法术,已经有几分模样了。

    观公子小子,这是师兄最厉害的法术,可千万不能碰上那蝴蝶,只要一沾染上瞬间被石化成石头。

    烟雨真在一旁着急的喊着。白心妍这次没有阻止,她也认为叶含枫想置人于死地有些学过分了。但是点到即止,若是这小子得到提点后还躲不过她也问心无愧。可漫天的蝴蝶,岂是容易能躲过去的。

    修真界规则就是这样,更何况他们这些大宗弟子,高高在上、无所顾忌。

    观无寒听说过这样一门功法,冷哼一声。杀道天经之力流转,一道幽光在他周身缠绕着。

    此时观无寒置身于漫天飞舞的蝴蝶中,就好像置身于风暴的中央。

    叶含枫看见观无寒还在负隅顽抗,不由不屑的摇摇头。

    烟雨真心中担心,他虽然知道观无寒有几分本事,但是怎么可能是问道宗年轻一代排的上号的叶含枫的对手。

    白心妍亦是摇摇头,这样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还敢自称医者,死了也就死了。

    劫杀天术!

    观无寒双眼露出一丝冷光来,右手掌心之中黑色的漩涡旋转着。在漩涡深处,就像是藏着一个玄妙深邃的宇宙。劫杀天术一出现,四周的光线似乎也被吸了进去。

    漫天的蝴蝶此时也冲到了观无寒的身旁,原本要石化观无寒的蝴蝶,下一刻这密密麻麻漫天的蝴蝶冲向观无寒掌心的黑洞,忽然诡异的消失不见。

    叶含枫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全身仙灵之气调动,正要再次出手。忽然只觉得背后一冷,一股类似于毒蛇的气息死死的锁定于他。

    你再动,信不信这匕首可以刺穿后背。

    叶含枫眼中带着不甘,缓缓的转过头,只见身后一个少年人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这人模样普通,面带微笑,但眼中深处却藏着掩饰不住的杀气。

    你怎么近我身的?叶含枫久久之后才压住心中的怒气,收起道法不甘的问道。

    居力言把匕首一抛收了起来,不理会叶含枫。回到观无寒身边,才说道:别以为我是为我家公子,其实我是救了你!

    叶含枫双眼几欲喷火,但是他不想再次动手,这和他问道宗亲传弟子的身份不符。

    好好好,他日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师妹,走!

    叶含枫一摆手带着怒气走了,这次在两个无名少年人手上吃了亏,有一日他总要找回来的。

    白心妍拉着不舍的烟雨真跟了上去。

    瞬间云田酒楼门口只剩下观无寒和居力言站着!

    烟雨真走了,他观无寒也要走了!

    一大早烟雨真就在观无寒的门口,吵闹着要见观无寒。居力言不知道烟雨真和观无寒到底什么关系又不敢多加阻拦,无奈之下只要把烟雨真放了进去。

    烟雨真看见观无寒正入定,一脸不悦的坐在椅子之不说一句话。

    久久之后观无寒睁开双眼,看见坐在椅子上的烟雨真,哈哈一笑:烟公子怎么又过来了?是不是这酒楼的菜肴不合胃口?

    烟雨真看着观无寒许久,才神色显得黯淡的说道:观无寒,我可能不能和你一起覆灭夺命门了!

    观无寒并没有把夺命门覆灭的消息告诉烟雨真,所以此时烟雨真并不知道。

    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