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十章 白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观无寒看了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张遇,眉心隐隐有煞气隐现。

    这几日治病救人,倒也去除了几分心中戾气,可如今这一幕让他杀气心生,往日的功夫算全白费了。

    若是现在回去,我可以饶你们不死。观无寒按捺住心中像恶龙盘旋的杀气。

    哈哈哈,大哥他在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一个壮汉把一把椅子摔成粉碎,扶着肚子狂笑。

    白肪也是喜不自禁,这里不怕死的人还真多,还记得刚才张遇也这样,不过现在已经生死不知了。

    大哥,看我打的他满地找牙,他奶奶的。

    壮汉把手中一根有些年头的人参掰成了两半,一手丢在地上,一面冲向观无寒。

    壮汉右拳挥去,也带着破空之声,虽然不如白肪。但这一拳下去,若是普通人给打上不死也残。

    观无寒轻哼了一声,暗暗道:师兄,怪不得无寒了。

    说完杀气没有顾忌的笼罩在观无寒的身前身后,他瞳孔变的暗红,让人盯上一眼就不觉得肉皮发麻。

    这是一年多来藏在他心中的恨和杀意,如今爆发出来竟然有了实质。

    观无寒露出冷笑来,杀道天经孕育杀道真气凝聚成一道青黑色的电芒,直指挥拳而来的壮汉。

    壮汉眼带惊恐,她身体被禁锢在原地,青黑色的闪电汇聚到壮汉身上,他的拳再也挥不出去一步。

    观无寒手猛然上抬,壮汉被雷电包裹着停顿在半空之中。

    霹雳啪啦!

    壮汉被雷电抬在半空之上,身上雷电环绕,动也动弹不得,他眼中露出惊恐喊道:大哥,救

    观无寒面色冰冷,右手一握。只听一声雷电轰鸣之声,壮汉全身僵硬,双目呆滞。

    观无寒手一放青黑色电芒一瞬间消失,咚!一声,壮汉重重落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你另一个壮汉双眼通红的对着白肪喊道,大哥,我们一起杀了这小子,为二哥报仇。

    白肪毒蛇的瞳孔中略微一缩,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手段了。他在白家看见那个地位超然的供奉展现过类似的神通法术。

    仙家手段岂是他可以抗衡,就算今天三人都把命留在这里都伤不得观无寒分毫。

    可是观无寒不会让他这样轻易离开。杀气既然显现就要一杀到底。他手中天经汇聚仙灵之气,上面似乎有咆哮的凶兽奔腾,尖锐的冷芒喷出。

    这是杀道天经第一式道术,劫杀天术,此术一出他修为之下之人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这是纯粹的杀伐之道。

    白肪额头冒出一丝冷汗来,也不妄图接下这仙家法术,身子一侧想着躲过去。

    可是这天经之法不要说是普通人,就是同是修真者也不能安然逃过。

    白肪见四周逃无可逃,那直面而来汹涌的杀气压得他喘不过气,他瞳孔慢慢放大,在泛大的瞳孔中他看到了一双冰冷的巨大黑色眼睛。

    突然,观无寒的法术生生停在他身体一寸钱,再无法前进分毫。

    白肪死里逃生,额头全是冷汗。此时观无寒突然停住,不由诧异的看向观无寒。

    观无寒此时全身散灵之气缠绕,散灵宝玉的光芒夺人眼目,渐渐散去他的杀心。

    他深吸口气,眉头一皱,收起喷涌的仙灵之气。

    散灵之玉,你又帮了我一次。观无寒说道。

    白肪虽然不知道观无寒为什么不杀自己,但此时已经不敢造次了,站在一旁神色阴晴不定。

    告诉白宇画,不要再来医馆找麻烦了。观无寒负手而立,我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不喜欢做杀戮这种违背本心的事情。

    白肪一摆手,脸上带着狠色,有些不甘心。他在江湖行走这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可今日竟然在这里吃了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