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九章 柳芸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现在我要你死,你会怎么做?

    柳芸儿一惊,露出几分怯意来,脸色更加惨白。但一看观无寒那冷漠的眸子后想到什么,神色变得异常坚定。

    小女子这命本来就是公子救下的,但小女子希望我死后公子能为我父亲报仇!

    柳芸儿一把抓起地上的匕首,手一抬果决的向着自己的心脏刺去。

    不要。张遇在一旁焦急的喊道。

    一声巨响,柳芸儿右手打在了自己的左边胸口之上,但手中的匕首已经消失不见。但只觉得自己胸口万分疼痛,可却没有生命流逝的迹象。

    当她再一抬头,观无寒已经不知去向。

    只留下茫然失措的柳芸儿和张遇。

    在悬壶医馆内院一个女子跪在房前,她体形瘦小,看上去让人心疼。

    但那倔强的模样就像是一块磐石一样,一动不动,这样一来更是让人动容。

    姑娘,你起来吧。

    张遇神色复杂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眼前这个女子跪在观无寒的门前已经一天一夜了,张遇也多次说过自家东家是不可能收下她。

    为他父亲去讨一个公道。

    但是她就是不听,不管不顾的跪在观无寒的门前,要观无寒收下她。

    女子本名叫做柳芸儿,生于城中一个普通人家,与自己的父亲柳老汉相依为命十几年。本来日子虽然艰辛,但也能继续下去。

    直到十几天之前,白家招雇工人,柳芸儿父亲柳老汉去白家工作。

    一去就是十天,这十天柳老汉没有回家也没有一点消息传来。柳芸儿在家中担心不下,前去白家探讨情况。

    没想到她的父亲柳老汉在施工过程中不慎受伤,已经去世。并让她前去认尸。

    柳芸儿心中悲痛万分,气不过白家视人命如草芥,更气不过白家在自己父亲岌岌可危之时不通知自己,事后也没有半点安慰和补偿。

    她听说负责此次招雇工人的是管家白舫,就想找到白舫讨一个公道。可白舫非但没有半分歉意,还将柳芸儿哄出白府,并说她无理取闹。

    柳芸儿气不过,今日在街上看到白宇画骑马而行,她想也没想就冲上去拦下白宇画,想着借白宇画为自己父亲伸冤。

    可是没想到白宇画更是一个比白舫还不讲公道之人,非但没有为柳芸儿讨一个公道的心思,还激怒于柳芸儿冲撞自己。

    所幸之后被观无寒所救,她醒来之后,观无寒让她在医馆养好伤,之后便回家去。告诉她白家在音林镇权势极大,即便找官府也是白费力气,就不要再想找白家的人了。就此了断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柳芸儿一听眼中流露出悲伤,她盯着观无寒看了几眼,从他瞬间医治自己就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不平凡。所以她一下子就跪在了观无寒面前求观无寒收下自己,替自己讨一个公道。

    观无寒身子一侧躲过了柳芸儿的一拜,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大夫,让我救人我责无旁贷,尽我所能,但是报仇的事我做不了也不能做。

    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不在理会跪在地上悲伤呆滞的柳芸儿。

    柳芸儿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她与自己的父亲相依为命多年,早已经练就了一身的韧性。见观无寒不收自己,跪在了观无寒的门前,想让观无寒看到她的决心帮自己一把。

    如今已经跪了一天多了,柳芸儿面色惨白。她本就生活艰难,身体很弱。

    更是在前几日遭受打击,如今又是不吃不喝跪了一天,若不是全凭毅力支撑了她早已经香消玉殒了。

    张遇在一旁劝慰道:姑娘你先起来。过些日子把身体养好了再来找公子说说,我想公子仁慈之心,一定会帮你的。

    柳芸儿是认准死理不回头的人,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她紧咬着银牙,看了一眼纹丝不动的房门。眼中悲伤至极,心存死志的喊道:只要公子能帮芸儿讨回公道,芸儿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

    房间内依旧一点声音也没有。

    柳芸儿渐渐地露出绝望的神色来,难道他的父亲真要蒙受这等不公平之事死去吗?难道她真的就要这样罢休,再也不想这件事吗?她不甘心啊,父亲是她的一切,如今父亲死的没有一点价值也没有,这让她怎么去忘掉一切重新生活。

    父亲,你帮帮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