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十九章 门乐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当真不说?观无寒没有耐性逼问门乐生。

    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门乐生吐出一口血来,喷在观无寒的衣服上。

    白宇画重重一拳打在门乐生的胸口,他是入道三层的实力,如今门乐生修为被封,一口逆血喷出。

    自讨苦吃,公子问什么答什么便是。

    观无寒摆摆手,看着门乐生说道:门乐生你看着我。

    门乐生疑惑地看着观无寒,但是当他眼睛对上观无寒的眸子时再也移不开了。那时一望无垠的黑暗和深邃,深邃的让人看不透,让人心生恍惚。

    门乐生,夺命门门主在哪里?

    门乐生这次出奇的没有反驳,声音木讷的说道:在城主府。

    夺命门门主什么修为?

    合道初期!

    观无寒问完看了一眼白宇画,白宇画瞳孔一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对着观无寒郑重的点了点头。

    柳芸儿看见观无寒显然有些兴奋。

    你就留在白宇画身边,能帮他就尽力帮他。说完一转身离开了。

    白宇画看见观无寒走后,神色显得有些不自在。但想到走之前观无寒的警告,还是冷下了脸来,这一刻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

    白无忌一直在一旁踱步,即便观无寒来了也没有停下来过。

    白无忌听见白宇画喊他,这才停下了脚步。

    白宇画看了一眼白无忌,扔给他一把匕首。

    白无忌吃惊的看了一眼白宇画,不知道白宇画什么意思。但当他看见白宇画对着门乐生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后,手中的匕首吓得掉在了地上。

    白宇画微微一叹气说道:父亲,你如果在这样心定不下来,白家将毁在你的手中。公子今日敢对夺命门出手,明日也可以放弃白家。父亲自己决断吧。

    说完白宇画就走出了院子,柳芸儿看了一眼白无忌也走出了院子。

    只留下在院中独自发呆的白无忌。

    门乐生走后烟雨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观无寒。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门乐生就这样让你成为黑衣使君了?还让你负责这酒楼的生意?

    烟雨真知道门乐生说的是让观无寒负责酒楼的生意,其实说的就是让观无寒负责云田城杀手的生意。

    这也许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情。观无寒摇摇头,神情平淡并没有露出多少诧异来,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一般。

    烟雨真带着怀疑的神色看着观无寒,她总是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但当她看到观无寒眼中不由露出的担忧,这才把心中的怀疑放了下去。眼中的疑惑才渐渐的散去。

    就在这时,一个小二打扮的人忽然推门而进。看见观无寒之后快速的走到观无寒身前,对他附耳说了几句话。

    烟雨真露出狐疑之色,观无寒这才前脚接手酒楼,后脚怎么可能会有人向他禀告,而且看这样子似乎并不是第一次了。

    这一刻烟雨真反应过来,这观无寒绝对没有自己想的这么简单。与其说是自己利用他,或许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给利用了。

    烟雨真心中存在担忧,但却不敢名言。她有意听下二人说什么,但可惜他们隔了一段距离,烟雨真有心听却是听不到。

    酒楼小二说完就自顾出去了,从始至终他没有看烟雨真一眼。

    观无寒站起身看了一眼烟雨真后说道: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一番。刚才少门主也说过这酒楼你是副负责人,这里就暂且交由你管理了。但只限于酒楼的生意!

    说完也不顾烟雨真答应不答应,就开门离开了。

    观无寒!烟雨真一收手中折扇,你这个混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