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十七章 烟雨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观无寒神色坚定,合道期修士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式劫杀天术还是太少了。现在他突破至入道十层,也该能勉强修炼另一个法术了。

    想到这里观无寒双眼中露出隐隐的兴奋神色。

    悬壶医馆之内,张遇刚刚替一个中年人号完脉,正想放下手中的活稍事休息,一个看上去偏为瘦弱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张遇一看见这人,不由面色一变。

    大夫,我受了伤,不知道这里能不能看。

    这人一身白衫,面庞清秀的不像是一个男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晚行刺观无寒的烟公子。张遇认得烟公子,自然心中诧异和惊奇。

    张遇冷笑一声,这人胆子可真是大,竟然白天公然来医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自然可以医治。

    张遇微微一笑,没有半分紧张,虽然他知道对面的这位瘦弱公子是一个入道十层的修士。

    那就好,我还以为整个音林镇没人可以治我这个伤呢。

    公子只需放宽心,整个音林镇没有比我家公子医术更好的了。张遇微微一笑,他收起银针摆在一旁。

    烟公子听到张遇丝毫没有紧张的意思,反而露出一丝笑容来,那就请你们公子出来为在下看病吧。

    张遇看了一眼身后说道:公子来了。

    观无寒一身青衫,看到烟公子时心中不由觉得好笑,这样一个人敢公然来这里。若不是不是对自己修为有信心,就是有所依仗。

    他并不着急问烟公子来的意图,看了一眼烟公子后问道:烟公子受了什么伤?

    烟公子索性在观无寒对面大大方方坐了下来。

    观无寒省然一笑,内伤是什么伤?这人答话的方式还真是有点奇怪。

    观无寒看了一眼张遇,示意张遇可以自己去忙,这里他自己来应付。

    张遇点点头后离开了,他知道自家公子能应付得了这一切。

    烟公子伸出手来让在下号脉。

    烟公子闻言显然一愣,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厌恶之色来,半晌之后才不情不愿的伸出手。

    观无寒眉头一挑,伸出手去正要碰到烟公子的脉搏突然又缩了回去。

    这时反倒轮到烟公子诧异了,他眉头皱起,戏谑的说道:难道大夫嫌弃在下,不愿意替在下号脉。

    观无寒不由觉得好笑,也不知道是谁嫌弃谁。既然这人愿意玩,他自然也愿意奉陪。

    不是,只是我有些难处。

    哦,什么难处?烟公子露出一丝微笑来,语气中带着恰到好处的好奇。

    观无寒叹了口气,缩回停在空气的手,显得颇为为难的说道:在下行医也算有些时间,多少有些经验阅历。只是从没有替不男不女的人诊治过,所以略有顾虑。

    烟公子唰的一下站起身来,面色变得铁青,手指直直的指着观无寒,气的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观无寒有意无意的瞟了烟公子胸口一眼。

    烟公子意识到什么,脸色大变眼中预要喷出火来,但又似乎想到什么,强忍着怒火,坐回了原位。

    观无寒露出一丝惊奇之色,看来这烟公子今日来必然有事。不然也不会强压着怒火不发。

    这下他都不由显得有些好奇了。

    观无寒,听闻你最近在找夺命门?烟公子嘴角露出一丝轻笑来。

    观无寒眉头一挑,这才郑重其事的看向烟公子。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这烟公子如何知晓?而且他不是夺命门的人吗,问这些事什么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