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十六章 白宇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舫眼中的星芒慢慢的放大,他已经退无可退,知道躲不过这一击。一拳重重的向着星芒挥出。

    白舫的重拳砸在了星芒之上,刺目的星芒狠狠的撞击在了白舫的拳头之上。

    星芒穿透白舫的拳头,直直的刺进了白舫的脖子。

    白舫一口逆血喷出,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身体缓缓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一丝生机。

    柳芸儿面无表情,看着白舫冷哼一声。

    你在我面前诋毁公子也是你该死的原因!

    说完收起手中的银扇一转身离开了。

    在悬壶医馆中,观无寒负手而立。他身前站着白无忌和白宇画。

    此时的白宇画已经被治好,但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骄横和趾高气扬。

    白无忌对着白宇画使了一个眼色。

    白宇画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对着观无寒施了一礼后说道:白宇画见过公子。

    观无寒点点头,对此并不在意,转过身来问道:夺命门的事情怎么样了。

    白无忌沉吟一下说道:夺命门是附近几个大镇都邪名远播的一个杀手组织,但具体在哪里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观无寒眉头皱起没有说话,显然对于白家的办事能力很不满意。

    白宇画知道观无寒心生不满,在看了一眼白无忌后,上前一步说道:虽然不知道夺命门门主在哪里,但是音林镇的一个据点我倒是知道,顺藤摸瓜倒也能找到夺命门的老窝。

    观无寒眉头一挑,他本以为白宇画没有半分本事可言,救下他不过是想白无忌所在的白家归顺自己,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白宇画知道观无寒的本事,经历了生死之后对于那修真者的本事更是心生羡慕,知道观无寒能带给他想要的东西。

    公子,不如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不出几日必能找到夺命门的老巢。

    观无寒点点头,对于白宇画表现很是满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这个时候白无忌还看不清形势,不愿跟着自己绑在一块,那么白家也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

    想到这里他深深看了一眼白宇画,心中露出了一丝轻笑。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那日刺杀自己的黑衣人,被称呼为烟公子的人到底是谁?他并没有刺客该有的狠辣,所作所为倒是像一个新手。

    当初他还以为和白宇画有关系,但是现在看来烟公子只是夺命门的人。现在只要拿下夺命门,那么自己也算是有一股小小的力量了。

    他看中的夺命门不是别的,只是这个较为健全的制度。

    他知道方听舍是入道门之人,自己师父师兄不可能帮自己报仇,一切都要靠自己。

    可若是一个人形单影只,杀上入道门显然不现实,那么以夺命门为根据,他日斩杀方听舍必然省去了诸多事端。

    白宇画察言观色,知道观无寒此时正走神想事。眼睛一转后,走上前去。

    公子,我与父亲就此告辞。白宇画对着观无寒施了一礼,公子交给我的事情必然不会让公子失望。

    说完就拉着白无忌离开了。

    白无忌父子走后,柳芸儿从后堂中走了出来。

    公子,白无忌父子当真值得信任?

    观无寒哈哈一笑:小人有小人的作用,此时的白宇画恐怕比任何人都让人放心。

    柳芸儿听完柳眉皱起,虽然公子说白宇画让人放心,但是她必然不会放松警惕。

    在悬壶医馆门外,白无忌拉住了白宇画。

    宇画,你当真要把整个白家都压在这小子身上。白无忌原本红润的脸庞因为近几日的事情,心力交瘁而显得苍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