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二十九章 司马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马天刚刚闭关而出,并未发现吴三的头颅,此时他看见才露出一丝惊讶。又看见一旁的李立脸色苍白,气息紊乱,似乎奄奄一息。

    司马天话未说完,夕言君一声冷哼打断了司马天的话。

    司马天,你创立夺命门,为自己谋取私利,抢夺多少仙灵之物为自己提升修为,为此犯下无数命案。今日我们就是前来诛杀你这老贼!

    城主,他们是前来谋反来的!

    在一旁的李立忽然脸色涨红,卯足了全身力气惊叫到。

    云运浩手中刀柄用力击中李立的后背,瞬间倒飞出去。他此刻修为全无,怎么能受此重击。倒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哼,使君说不杀你,真以为我不会动你吗?云运浩冷冷一哼说道。

    司马天纵横江湖多年,虽然一瞬间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临危不乱的本事却是始终留在身上的。

    不,不是使君!可能马上就是门主了!观无寒一声轻笑,看着司马天。

    你是什么东西?

    司马天从未见过观无寒,他始终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竟然一瞬间成为了别人的。而且这些自己辛苦培养的力量,转而成为了一把利剑,要前来斩杀自己。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何尝不是一种愤怒。

    在下观无寒!

    观无寒拿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那张俊朗的脸庞来。只是那深邃如夜空的双眼,和隐隐的杀气让观无寒看上去的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小子,你胆敢前来谋夺我夺命门。看来是自取灭亡!司马天忽然轻笑了起来,笑声中多有不屑的意思。

    但司马天并非是狂妄自大之人,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在短短时间内拿下夺命门,并让夕言君这些人为他效忠,定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司马天眯缝着双眼细细打量起观无寒来。

    公子,让属下前去试试司马天!居力言站在一旁,小声的说道。

    居力言说完入道七层的修为全力展开,一道青色的灵气刀刃向着司马天席卷而去。

    哼,入道七层的小子现在也敢向我出手了?

    司马天一声冷哼,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块红色方印。方印两个巴掌大小,上面纹路清晰,一条凶神恶煞的蛟龙正盘在方印之上。

    宣红方印,走!

    司马天手中方印一抛出,向着居力言飞去。

    看似渺小的方印如一座大山向着居力言压下。

    居力言的青色刀刃在红色方印的镇压下瞬间溃散,但是红色方印依旧气势不减。

    居力言只感觉一座大山向着自己压去,呼吸困难。想逃却怎么也逃不掉,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抓住他让他动不了分毫。

    司马天双眼通红,神色冷漠,似乎不击杀于居力言不罢休。那腾空的红色方印,瞬间加速向着居力言镇压而去。

    居力言从来没有一刻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那小小的一方方印镇压下来,他的瞳孔放大,毛孔张开,一种属于死亡的毛骨悚然袭击全身。

    观无寒忽然出现在居力言的身前,居力言被一股巨力摄在身上。忽然出现在了观无寒的身后。就在一瞬间居力言逃出生天。

    多谢使君!居力言额头出现微汗,单膝跪地说道。

    观无寒看着司马天:司马城主果真修为高深!

    司马天看着观无寒,这才细细打量起观无寒来,能在自己手下救下居力言的人断然不能小觑。

    司马天双眼紧紧盯着观无寒的双手,他的掌心还有未消散的劫杀天术。

    果真有几分本事。

    司马天虽然重视了几分,但是他合道初期巅峰修为,虽然有蔑视在场任何人的实力。

    观无寒从未有过的凝重,虽然他有杀道天经在手,曾经也击杀过合道初期的任乐安。但是司马天不比别人,司马天修为合道初期巅峰远远不是刚入合道初期的任乐安可以比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