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二十七章 雨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观无寒把木匣子拨开看了一眼,又慢慢盖上了。

    观无寒点点头。里面放的是六玉宇的脑袋。现在看来,他对夺命门的掌控已经初显效果了。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观无寒走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水。

    柳芸儿走上前正要给观无寒换一换热水,观无寒摆摆手示意不用。

    公子,这些天我跟白宇画动用了一切能动用的力量。发现城主司马天天天闭府不出,据府中人称他们老爷正在闭关。

    闭关?估计正在冲击入道初期巅峰达到中期吧。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这些天夺命门发生这么多事他一点察觉也没有了。当真是天助我也。

    观无寒哈哈一笑,忽然眉头微微的拧起。如果真让司马天达到入道中期就免不了一阵麻烦,这件事看来已经不能再拖了。

    你去问下张遇,夕言君什么时候能痊愈?如果实在不行,就不等夕言君了。

    柳芸儿点点头,转身离开办事去了。

    观无寒望着天边已经渐渐出现的朝霞,心中情感复杂。

    这才短短时间,他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力量。虽然目前这力量还不牢固,但是只要司马天一死,这偌大一个夺命门就真正掌握在他手上了。

    只要他有了这个完整的杀手组织,以后报仇指日可待。到时候就算是尘始宗想要保他也无可奈何。

    想到这里观无寒的双手握紧,双眼微微眯起,一缕缕深不可测的黑暗在眼中深处盘旋着。似乎马上就要汇聚成一条黑龙,张牙舞爪的咆哮冲出体外。

    就在这时,忽然烟雨真冲进了观无寒的房间。

    观无寒,这几天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一点动静没有,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

    烟雨真一走进房间就开门见上的说道。

    她依旧一身男装,颇有几分洒脱之气。再加上他面庞清秀,即便是语气不善也让人不能心生恶感。

    居力言跟在烟雨真的身后,无奈万分的说道:公子,这

    观无寒不在意的说道:以后要是烟雨真公子过来,你就不要阻拦了。

    居力言如释重负离开了房间,一时间房内只剩下观无寒和烟雨真。

    这几天烟公子干的不错,酒楼四处被你打理的有模有样的。

    你烟雨真气不打一出来,这些天她在酒楼忙前忙后的,观无寒却是一个影子也看不到。当初说要覆灭夺命门,现在看来他是想加入夺命门是真,覆灭夺命门是假。

    烟公子不用着急,观某人说的话自然说到做到。

    观无寒看着烟雨真即将发怒的脸庞一笑说道。

    烟雨真眼中带着怀疑的神色,但终究还是点点头。

    她知道,观无寒和夺命门是不可能和平相处。想到这里,她悬着的心也微微放下了。

    太阳不舍得下落到地平线以下。

    夜半时分,天上突然出现了乌云。在三更过后,天空更是下起了倾盆大雨。使得云田城的人睡得愈发的安稳。

    云田酒楼之外,观无寒一身黑衣,脸上带了阎王模样的面具。

    豆大的雨点哗哗的落在他的身上,却止于他的四周,极为离奇的绕了过去。似乎的他的四周有一堵看不见的墙。

    他的身前此刻站着近乎百人,这百人皆是身着蓝色,连带面具,手持一样式古怪的寒刃。雨水打在刀刃上,滑成一个弧度落在了地面的积水之上,荡起一层涟漪来。

    夜间的雨水带着凉意,更何况他们身上皆是被雨水淋得湿透。但此刻这百人却是腰杆笔直,双目神色坚定,没有半分寒意。

    这是观无寒在夺命门的所有核心力量了。所以举棋不定之人、居心叵测之人,皆不在此列。

    柳芸儿、居力言、张遇、云运浩等人站在第一列,静静等待着观无寒的命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