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道碑:第二十一章 夕言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平时这些紫衣使者在夺命门来去自如,心里很少有什么规矩的意思。今日夕言君紫衣使者听说酒楼的主人从少门主门乐生换成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外人观无寒。

    一个外人竟然在一天之间成为了一名黑衣使君,这让他夕言君如何服气。

    这黑衣使君轮换就是不是自己,但也是轮不到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外人。

    夕言君双目中带着一丝不屑的意味,并不加丝毫掩饰的看着观无寒。

    观无寒盘坐在踏上,面具后的双眼中带着淡淡的冷漠。夕言君不服自己他早有预料。

    在这夺命门中夕言君修为入道八层,是除了门主、少门主之外修为最高的杀手,手上沾满了累累血迹,要他一下子服自己一个外人本就是不可能。

    不知道黑衣使君找夕某人来此处何事。夕言君语气中并没有多少尊敬的意思。

    观无寒没有说话,手一抬一张纸向着夕言君飞了过去。

    夕言君看了一眼观无寒,重重的一声冷哼后接过纸张看去。

    几秒钟之后夕言君语气轻佻的看向观无寒说道:黑衣使君似乎接了不该接的任务。门主早就有言,任何刺杀行为都不得破坏了城中的局势。不过在下也能理解黑衣使君,毕竟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刚来夺命门出点错也是可以理解。但在下也希望黑衣使君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

    观无寒听到夕言君的话也不生气。

    夕言君使者说的不错。观无寒顿了一顿,语气平淡的说道,可是现在我是这云田城的最黑衣使君,任何任务的交接都由我来做决定,你只管执行任务即可。

    夕言君闻言眼中迸射出寒光来,实质般的杀气向着观无寒奔涌而去。他入门很早,这些年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计其数,杀气也早已经凝实成为了一种制人的手段。

    观无寒见到此幕眉头一挑,他的杀气虽然也能凝实实质化,但却是借助了杀道天经之力。这么纯粹凝实的杀气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夕言君凝实成一柄魔刀的杀气向着观无寒冲击而去,就在要落在观无寒身上之时。

    观无寒手一挥,那实质的杀气瞬间溃散,成为了点点颗粒。他深呼口气,杀气成为了一缕青烟被观无寒吸入了鼻中。

    夕言君瞳孔一缩,却是没有再动。

    夺命门虽然对杀手约束不大,但等级森严。他利用杀气想给观无寒一个杀马威已经犯了大忌,若是再冒犯门规出手,那么夺命门主知道后都不会饶过自己。

    毕竟观无寒是黑衣使君,是自己的直属上级。

    黑衣使君倒是好本事。夕言君冷笑说道。

    夕言君使者自选门内其他使者一同执行本次任务。务必在三天之内完成这笔生意。

    观无寒说话间已经闭上了眼睛,并不管夕言君是否答应。

    夕言君心生怒意,重重的哼了一声:如果我不接这个任务呢?门主早就有言不得破坏城内局势,行和畅是行家家主,安能刺杀?

    说完就要离开。他自恃有门主之前命令不可破坏城中局势的的规矩,并不理会观无寒的这个任务。

    夕言君使君是要公然违背上级命令吗?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了出来,语气中多有不满。

    门突然被打开,夕言君一见来人惊了一惊。

    来人正是少门主门乐生。

    门乐生一身紫金衣服,带着鬼面面具。自顾走进房间。

    夕言君使者似乎不满意本少主的安排的黑衣使君?

    属下不敢。夕言君躬身说道。

    既然不敢那为何要违抗命令?

    少门主,门主曾经说过

    门乐生一摆手阻止夕言君继续说下去。

    现在这里我做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