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女上司:第2265章结论没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牛老爹毕竟比夏文博的岁数大了很多,说时候他大儿子跟夏文博的岁数相仿,他都够夏文博的父亲的辈分了,可是夏文博是乡长,东岭乡的带头人,他就是再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也不敢违逆夏文博,没办法低着头说道

    俺重男轻女,把家里的东西够给了儿子,还让闺女退学夏乡长,不过俺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不会了,回头,我就是和村里人借钱,也让闺女把书念完,肯定不能让她受苦了

    嗯,牛嫂你呢夏文博问道。

    啊还有俺啊牛嫂子忸怩着不好意思说。

    你觉得你做的对吗夏文博的声音大了起来。

    俺,俺真不对,再不满意他,也不能冲动,这要是真农药,咱命就回不来了,还有啥比命重要啊,俺是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牛嫂的眼圈有些红了。

    行,你们都说完了,那我说说吧,我气的,不是你们偏着老大,也不是你们重男轻女,而是你们因为这么点事儿就去寻死觅活的,还有,我是东岭乡的乡长,你们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们遇到了难处为啥不找我商量你们这样将我置于何地是看不起我吗夏文博问道。

    不是的,哪能啊,怎么能牛老爹急了。

    哎呀,夏乡长你这话折煞俺们了牛老爹媳妇也急了。

    行了,既然人没事儿,你们也吓的不轻,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责任我就不追究了,至于你们家老大结婚嘛,你们把二丫的学费扣下也应该够了吧,那二丫的学费你们可以到信用社贷一点款,这个助学基金贷款是有政策的,以后二丫能挣钱了慢慢还夏文博说道。

    啊,真的啊那回头让二丫儿给你立个字据牛老爹惊喜的说道。

    呵呵,不是给我立字据,是到信用社贷款,不过我可以给他们主任打个电话,到时候你们过去办,嗯,但是今天这事儿你们也要跟你们家老大说出来,让他承担一部分责任,做了错事儿,总找父母擦屁股算什么男人

    嗯,得和他说牛老爹媳妇说道。

    没啥事了我先走了,这让你们折腾的啊,哎夏文博摇着头,一面说,一面离开了。

    回到了乡政府,夏文博马上召乡里的相关干部开了个会,要求干部们到自己包片的村组去,把各家的敌敌畏都收上来,另外,大家共同讨论了一下乡里娃子上学学费问题,特别是哪些困难户,只要考上高中,乡里能不能以借款的方式供他们念书,先有农村信用社贷款,不够的情况,乡里来解决这个问题,等他们学成后逐步还清借款,如果有上大学的也是一样,但是考上大学的娃子会有现金奖励。

    对夏文博的这个建议,大家都表示支持,但一说到钱的问题,大家都有点头大,今天夏文博还因为钱的问题,和食品厂的工人纠缠了五,六个小时。

    夏乡长,事情是好,但钱是个大问题啊,我们乡的收入情况太差了

    但夏文博摇摇头,他绝不这样想,他知道,只要熬过了这段时间,到了药厂启动,旅游项目启动之后,东岭乡根本都不会再缺钱了,那时候,稍微从哪里扣点,都能供的起孩子们上学了。

    钱暂时不要考虑,大家觉得这个政策怎么样

    没有了钱的因素,事情当然就不会有人反对了,大家举手表决,全体通过。

    好,徐主任你可以把今天的这个决定给乡党委送一份,征求一下卢书记他们的意见,要是他们没什么反对意见,就从下学期执行

    夏文博这福利政策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出台,但显然,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东岭乡,各家的娃子读书的劲头都猛了起来,各家也都在经济上松了一口气。

    这一天忙下来,夏文博感到精疲力尽,早早的上了床,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一大早,县委办公室的电话就打到了东岭乡,通知各乡主要领导2点30分在县委的大会议室传达文件,卢书记给夏文博打了电话,两人约好,吃过午饭一起到了县城。

    会议开得很没有味道,先是欧阳明传到了一个市里的精神文明建设的文件,说要对下面各乡镇展开全面的检查,要从民生,经济,环保,文化等各各方面展开一次争当第一,不拖后腿的评比,他这穿戴解读之后,段宣城又大讲特讲了一番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会议中,段宣城强调,在这次评比中,清流县哪个乡镇要成为全市的最后一名,书记和乡长立即下课,决不手软。

    夏文博在后面听的的无精打采的,还什么环保,文化建设,娘的,现在各乡镇能让村民丰衣足食都很不错了,哪有时间弄那些虚来晃去的的东西呢

    倒是卢书记听得很认真,也很专注,大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要让东岭乡在这次评比中获得优异的成绩。

    等两位书记讲完了,宣传部,精神文明办的部长和主任又把刚才欧阳明和段宣城的话题再炒了一遍,而且,还比刚才两个书记讲得更多,时间更长,到最后,下面的人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这才算讲完。

    县委也不管饭,散会后,卢书记和夏文博正准备到附近一家饭店去搓一顿,却迎头撞见了一个人。此人三十来岁的样子,一身的名牌西装却并不合身,也不打领带,领口处露出小指粗的大金链,一条阿迪达斯的鳄鱼皮带也捆不住他滚圆的肚子。

    卢书记脸色一变,背过身,就想躲避。

    到了医院,大夫又是抽血又是洗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没事儿,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这俩人肯定是得留院观察一夜的,汪翠兰和大夫都认识,带着药**子上楼找地方化验去了,想弄清农药的成分,有备无患。

    夏文博在病房里等着,那牛老爹和他媳妇也真是俩活宝儿,前一段儿还分分钟的自杀喝药的,现在可倒好,俩人睡的跟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见没啥事儿,海支书说自己守着这里,让夏文博回去。

    夏文博看看问题不算太大,也准备离开,汪翠兰来到病房。

    夏文博站住脚,问汪乡长,那药,药性烈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